您的位置 : 首页> 短篇 >

《重生七零末:媳妇火辣辣》小说章节精彩阅读 沈知许罗辉小说全文

时间:2020-11-17 23:07:58编辑:墨染曦

热门小说《重生七零末:媳妇火辣辣》由青柠刨冰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言情风格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沈知许罗辉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“借钱?没有。”第二天一早,沈母就来到了沈家老宅,趁着人多,大家都还没有吃完饭,沈母就开始借钱,果不其然,话说了一半就被拒绝了。“咱家这不是也没办法了。”沈母把沈家平和梅杏的事情一说,沈大伯母更加的不...

七零末:媳妇火辣辣 第六章 初次交锋 免费试读

“借钱?没有。”

第二天一早,沈母就来到了沈家老宅,趁着人多,大家都还没有吃完饭,沈母就开始借钱,果不其然,话说了一半就被拒绝了。

“咱家这不是也没办法了。”

沈母把沈家平和梅杏的事情一说,沈大伯母更加的不屑了,说道:“这事情我们可帮不上忙,我们都是穷亲戚,自家门前管自家事。”

“大嫂,我知道我之前有不对的地方,但是现在孩子结婚可是大事,咱们俩之间的恩怨先放一放。”

“你说放就放?你当菜市场买菜呢?我告诉你,这事情还真没完,你这一开口就是五十块钱,你当我们家钱是大风刮来的啊,你家孩子要结婚,我们家没有婚嫁?借给你之后我们全家去喝西北风?分家之后爸妈跟我们过,我们给养老,爸钱就是我们的钱,你们就是不许动。”

沈大伯母也知道沈老头两口子肯定会有点棺材本,这钱要是用在自家人身上或者其他地方,可能就不会心疼,但是要是给沈母一家,不管干啥,肉疼是肯定的。

“行啊,我们老两口还没死呢,你们这惦记钱倒是惦记的挺快,我告诉你们,老大家的,我们虽然和你们一起过,不管是吃的还是干活,哪个地方差了你们了?”

沈大伯母本来气势上还挺高的,但是一对上沈老太,立马不敢吭声了,弱弱的说道:“没有。”

“既然你自己都说没有了,那我和那点棺材本愿意给谁就给谁,就是把支书叫来,我也说的出来。”沈老太明显是动气了,说出来的话也是气话。

最后,沈母也只从沈老太那里借到了十块钱,就这点钱,沈母已经接了沈大伯母不少眼刀子。

沈母回家就和沈父抱怨的说道:“你看看你们家都是什么人,借点磨磨唧唧的,你那个好大嫂万般不愿意,倒是乐意了,就给拿出来这点钱,有啥用。”

“有总比没有好吧?有本事你回家借钱,我看看谁借给你。”

沈父此话一出沈母立马就没动静了,毕竟沈母家里面那些人可都是靠不住,在沈父看来,还比不上梅家,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挑这个挑那个的。

“行了,我晚上再去队长家看看,你去做饭去。”

沈母刚想让沈知许出来做饭,一看沈父的脸色,还是别找不痛快了。

******

“恭喜恭喜。”

“你们这结婚办的也太快了,看来平子是着急娶媳妇啊?”

婚礼这天沈知许和一个木偶一样,对着来的人笑就可以了,沈母倒是想让沈知许干活,但是一想到罗家也会来人,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“你说这梅杏不会是有了吧?我看那肚子还挺奇怪的。”村妇甲说道。

“你们说这事,我还正奇怪呢,我小叔子和梅家是邻居,看到那丫头每天早上都吐,我看十有八九应该是有了。”村妇乙说道。

“怪不得这么着急办婚礼,村里面之前就是有点风声,但是谁能想到竟然这么快。”村妇丙说道。

外面的风言风语早就传到了梅杏的耳朵里面,梅杏这时刚吐完,脸色也不好的对着梅母说道:“妈,外面那些长舌妇说话太难听了,我不想出去丢人了。”

“不想出去也得出去,老娘丢不起这个人,当初想什么了,现在开始后悔了,赶紧休息一下,一会要出去敬酒,我已经把你的酒都换成白水了,你意思一下就行了,晚上也注意点,别胡来。”梅母警告了梅杏之后,看她消停了,才放心的出去。

这场婚礼以表面上的和平,皆大欢喜的结束。

第二天一早。

“家里养的不是小姐就少爷,还要我这个当伺候。”

“行了,一大早的少说点,有些话也别乱说,大喜的日子,你别让我抽你。”

沈父看最近沈母真的有些皮痒,打算给她点教训,看着沈母立马闭嘴了才收手。

“妈,要我说啊,谁家的闺女在家里面不干活的,你们也太惯着了,到时候惯出来懒病,到婆家去会说你没教好,我现在是不一样,毕竟我肚子里面揣着你们沈家的长孙,我在家的时候我妈都不让**活。”

梅杏醒了已经半天了,就打算挑个差不多的时间出来,沈母也是十分的配合,梅杏自然就出场说了这话。

沈知许也听见了梅杏的话,前世要说这个家里面她最恨的人除了沈母就是梅杏了,前世也发生了这件事情,当时自己只想着息事宁人,却忘记了有些人只会得寸进尺。

“别一大早的指桑骂槐,娶你过门还是我用的彩礼钱,我不做饭可是爸妈都答应的,你一个刚过门的媳妇插什么嘴,再说了,肚子里面揣块肉就以为到我们家作威作福了?谁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?别拿个鸡毛就当令箭。”

沈知许记得前世梅杏也是刚开始作威作福,最后生了个女儿,沈母连月子都没让她做就开始干活了,后来坐下了病,好几年沈家平和梅杏都没有个儿子,一直被沈母叫作不下蛋的鸡。

“哎哟喂,我这肚子有点疼。”

沈知许倒是不害怕,梅杏肚子里这块肉结实着呢,当初无论梅杏怎么折腾这孩子都没掉,这会功夫做戏给谁看。

“我的乖孙没事吧?”沈母一下子就冲过来了,就怕伤到她的乖孙。

“妈,咱家孩子这么小就懂事,可能是姑姑说的话太让他伤心了。”梅杏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。

“行了,你们演戏也差不多点,这家里就这么几个人演给谁看?要是给我的话,那就不用白费心思了,我不吃这一套,别一提钱就这不舒服那不舒服的,都在一个屋檐下生活,我也快出嫁了,各不打扰才是最好的生活方式,也别想着没事找事。”

沈知许缓了缓接着说道:“反正我现在在村里面名声也就是那么回事,人要是逼到份上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