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> 历史 > 东宫有喜 >

东宫有喜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赵胤沈穗穗小说 大结局

时间:2019-05-08 16:59:49编辑:云中君

主角是赵胤沈穗穗的书名叫《东宫有喜》,是作者三月蜜糖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陈伯玉翻了两页书,便听见殿门轻启,内侍挑着灯笼,掀开门帘,赵胤大步跨了进去,月白色华服愈发衬得他尊贵雍容。两人于毡案前席地而坐,陈伯玉替赵胤斟满茶盏,一股清香扑鼻而来,盏中飘着一叶一芽,上好的雀舌。因...

东宫有喜

推荐指数:

《东宫有喜》在线阅读

《东宫有喜》 东宫有喜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赵胤沈穗穗小说 大结局 免费试读

东宫有喜 东宫有喜第二十四章 免费试读

陈伯玉翻了两页书,便听见殿门轻启,内侍挑着灯笼,掀开门帘,赵胤大步跨了进去,月白色华服愈发衬得他尊贵雍容。

两人于毡案前席地而坐,陈伯玉替赵胤斟满茶盏,一股清香扑鼻而来,盏中飘着一叶一芽,上好的雀舌。因雨水稀缺,今年进贡数量远不如往年,除去皇家,寻常官宦人家更是凤毛麟角。

“林城进贡的雀舌,今年着实有些少。虽然受到大旱牵连,可总不至于这般金贵,饶是皇族,除了豫王之外,其他亲王便再也没有赏赐。伯玉,你猜,我曾在何处尝过比宫里更好的雀舌?”

赵胤端着那杯茶,面色沉重,墨色星眸中,仿佛集聚了无限怒气,却又隐忍不发。

陈伯玉徐徐起身,“殿下年前曾去过益州,而益州与林城相隔不过数百里。听闻益州太守,娶了林城太守的女儿,想必,殿下在益州太守府内,尝过顶好的雀舌。”

赵胤嘴角勾起,挑着眉毛看了他一眼,茶盏中的叶芽,如同雨后的嫩草,缓缓舒展开来。

还是你了解我。益州位于战略要塞,地势复杂,多为崇山峻岭,易守难攻。而益州太守拥兵自重,父皇数次想要缴其兵权,却始终不得要法,如今他不光与林城太守勾结,更是多次与南靖来往密切。

伯玉,父皇与我都在考虑安抚使人选。为今之计,你认为谁最适合?益州与林城,必须实行分化治理,林城太守将女儿作为桥梁,连通自己与益州太守的关系。要想使二人产生嫌隙,必须以利益诱之。

殿下心中早已有了人选,只是怕事成之后,那人愈发狂妄。从三品升为二品安抚使,沈崇自然愿意担此重任。他诡计多端,善用权谋,口舌伶俐,如此安排最为妥当。至于回京之后的封赏,殿下只需多加周全,便能让他受宠若惊。

沈崇家族,世代为奴,竟......

陈伯玉说到半途,戛然而止,赵胤正颇有意味的看着他,眼睛眯了眯,笑道。

“接着说。”

“若不是卖主求荣,沈崇的父亲怎会成为当朝重臣?沈崇也不会坐到三品大元的位置。他的野心远不止于此,沈崇想做你的老丈人,将来的国丈,所以,沈良娣存在东宫,便会受其父亲影响,寻找合适机会,于太子妃不利。”

陈伯玉的嗓音有些黯哑,回忆流年,总觉得事态沧桑,白驹过隙。耳畔仿佛仍有那个女子银铃般的笑声,可睁开眼,早已经天翻地覆。

“沈崇那个老贼,我是早晚要收拾的。可不是现在,他还有些用处。益州与林城的事情办妥,待他回京,总有机会铲除,至于沈心怜,她若敢再造次,本宫也不会手下留情了。”

窗外的树影斑驳,月色阴柔,如同覆了一层轻纱,崇文殿内依旧燃着地龙,冯安守在门口,忽然刮起的一阵风,如同鬼魅,让他生生打了个寒颤。

承恩殿内,今夜多了一张软塌,上面睡着的,是南靖进贡的美人,周小婉,她身姿妖娆,长相魅惑,鼻梁有些柔软的低趴,却不影响整张脸的俊俏。

陈伯玉刚饮了口茶,却听赵胤调侃一般,直说的一句话,让他兀的停了动作。

“伯玉,你如今,难不成还肖想太子妃?”

他手里的茶洒了出来,将衣袍染湿,却并未开口否认,赵胤冷哼出声,将桌上的帕子扔到他怀里,极为不屑。

“若不是知你人品秉性,我是万万不会留你的。”

陈伯玉低头,袖口和前襟的水渍虽然擦干,可总觉得胸口闷闷的,喘不过气来。

“殿下预备何时将真相告知太子妃。”

赵胤起身,推开那扇紧闭的木窗,冷风袭来,透过月白的华服,窜进后脖颈,连带着出了细汗的脊背,真冷。

“我却盼着她一直这般醇和淡然,若真的想起那些事情,我怕她会发疯。”

一场大火,将所有真相,无人盘查,更无一个活口流出。

他差一点就没能救出她,还好,上苍怜悯。赵胤从烧断房梁的屋子里发下了沈穗穗,彼时她正坐在地上,被几块木板压着,眼神呆滞,脸上还挂着泪痕,烟熏火燎中,她早就没了往日的灵气,形同枯槁。

赵胤永远忘不了那个眼神,空洞而又迷茫,不管赵胤如何喊她,她都没有回应,就这般全忘记了。

“殿下,我却一直后悔,缘何当初要带你去沈家,求夫子授课与你。”

陈伯玉话音刚落,赵胤颓然大笑。

“你这就是死罪。”

死罪?陈伯玉早就死了,在沈穗穗倾心与赵胤的时候,在她与赵胤私相授受的时候,在赵胤为她簪花,两人相携一笑的时候。

“那场大火,的确不是沈崇命人放的,至于凶手,伯玉费尽心力,仍旧没有查出头绪。如今太子妃虽在东宫,却犹在险境。沈良娣屡次不得手,势必会再寻良机,殿下,你......”

赵胤似乎有些不耐烦,长袖微甩,扭头,怒目而视。

“你未免管得宽了些,陈伯玉。日后太子妃一切事宜,我自会安排妥当,若你不知分寸,别怪我翻脸无情。”

这怒火来得突然,陈伯玉愣在当场,与他从小的交情,现下虽然生气,却知道赵胤不会对他怎样。只是,关于太子妃的任何内帷之事,他是再也不能如从前那般,随意插手为之了。

前朝覆灭是必然趋势,沈穗穗的祖父沈嵩茗,是德高望重的太傅。祖上世代为官,仁厚慈善。

他提拔了出身贫寒的沈崇之父,后来却被此人出卖。因为沈崇之父的卖主求荣,加快摧毁了前朝皇族的所有血脉,新的王朝建立,必然伴随旧王朝的彻底清洗。

为彰显新皇仁德,前朝所有老臣一律恩赦。

沈嵩茗因此得以偏居京城一隅,做起了教书夫子。他也盼着子孙后代,皆能安生度日,不再涉足朝政。

为新的皇权建立起到汗马功劳的沈崇之父,受到新皇重用,从低微县令一跃升至四品大元,而他的儿子沈崇,更是如鱼得水,官场混的左右逢源。

沈崇之父原本姓王,出身低贱,后被沈嵩茗赏识,赐姓为沈,从此后代皆以此姓自居,炫耀身世尊贵。就连沈心怜,也口口声声自称沈氏望族,决口不提祖父本姓。

沈崇原本有两个女儿,而沈穗穗,便是顶了次女的身份,被迎进东宫,封为太子妃。

作为交易,沈崇自然不会放过任何可能攀爬的时机,沈心怜必须入主东宫,这是他帮助赵胤迎娶沈穗穗的先要条件。

当然,自从沈穗穗进东宫之后,沈崇官阶由四品升为三品,整个沈家跟着热闹了不少。这是一场无人知晓的交易,沈家次女被赵胤放在秘处照顾,而她的确如同传闻一般,痴傻单纯。

各怀鬼胎,赵胤想娶沈穗穗,沈崇想要自己的女儿,有朝一日夺得赵胤的宠爱,将那个已经痴傻的太子妃取而代之。谁都算计的很好,却不知道最终谁会得偿所愿。

“伯玉,再有一月便是上巳节,若你有心仪之人,大可主动请求赏赐,你与我从小长大,情同手足,陈太傅年纪也大了,你若能让他早日抱上孙子,那便是头功一件。”

陈伯玉从不敢妄想,尤其是情同手足诸如此类的话术。

天子一怒,八方汗颜。

“殿下,承恩殿的周良媛,若是**吸食过多,难免被人瞧出端倪,夜已深,殿下该回去了。”

赵胤哼笑,冯安提了灯笼过去,小心替他掀开门帘,临出门之前,赵胤扭过头,冲着陈伯玉咧嘴。

“等我解决了心头大患,又替穗穗报了仇,便会同她圆房,要个孩子。你可莫要太迟,让你的孩子,跟在吾儿身后,喊叔叔。”

门咣当一声砸开,冯安刚想替他合上,却听赵胤呵斥。

“不许动,让他吹吹风也是好的。”

毡案上的书籍卷起一页,随着风的吹动簌簌作响,陈伯玉握住书脊,右手抚在上头,往事如烟,随波涌起。

陈太傅自幼教导他尊师重道,温和谦逊。又多次跟他提及前朝太傅沈嵩茗的大名,陈伯玉前去求学,拜于沈汝门下,继而与沈汝之女沈穗穗结识,几经波折,黯然动心。

原以为是青梅竹情谊,淡然如流水一般的相处,却抵不过沈穗穗与赵胤短短数月的厮磨。

待他鼓足勇气想要上门提亲的时候,却发现赵胤拿了一朵粉色小花,轻轻簪到沈穗穗发髻。彼时的陈伯玉,手里正握着传家玉佩,心里的火苗骤然熄灭,如大雨突袭,狼狈至极。

沈府内院的海棠树下,花瓣落得扑簌迷离。沈穗穗穿了一身藕色襦裙,薄纱裹着纤细的身子,婉约动人。她仰着头,对上赵胤那张英武俊朗的脸,好一幅浑然天成,却叫陈伯玉双腿僵硬,动弹不得。

他知道,从他引荐赵胤到沈汝门下的时候,便是大错特错了。

东宫有喜

东宫有喜

作者:云中君类型:历史状态:已完结

很喜欢作者的故事和文笔,能让人深思的小说,赞!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