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> 仙侠 >

玄清奇侠传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试读(李少云云清樾)

时间:2021-09-25 14:27:17编辑:月殇魂

火爆新书《玄清奇侠传》由海龙少云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玄幻风格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李少云云清樾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李少云所谓的独门解法,其实很简单。这也是他在不断地练习当中悟出来的,毕竟智试对于他和很多父辈考过玄清宗的人来说,算是开卷考试。只不过玄清宗的评级标准是完成时间的长短,因此即使是开卷考试,要从茫茫人海中...

玄清奇侠传 第7章 智之试 免费试读

李少云所谓的独门解法,其实很简单。这也是他在不断地练习当中悟出来的,毕竟智试对于他和很多父辈考过玄清宗的人来说,算是开卷考试。只不过玄清宗的评级标准是完成时间的长短,因此即使是开卷考试,要从茫茫人海中快速胜出,没有些自己的独到方法,那也是极难。

这时候,季雨茗对着众考试说道:“这次考试的要求为,将棋盘内的黑子消除到三子以内,不得借助他人帮助,也不许偷看他人,开始!”

李少云的棋盘很早就消失了,这一次他没有任何失误,很快就完成了考试。只不过有的人就没这么幸运了,在看到已经有不少人完成之后。有的考生开始着急,并且忍不住的左顾右盼,可惜他只是看了别人的棋盘一眼,就变成白烟消散,直接被罚出了考场。

“想不到玄清宗的规矩这么严格,说不让就真不让啊!”李少云看着越来越多的白烟消散,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被这场考试难住。

智试的难度终究是不高,没过多久,智试的考试就结束了。考试的结果也很快在所有人的掌心浮现了出来,“甲!”李少云看着自己手上的金色大字,不由得大叫起来。一年多的辛劳化为成果,两次考试都是甲等,只需要再过三试,自己就可以入门玄清宗。

让他没想到的是,智试居然拦住了接近五成的人,他以为三十人有个几个人已经是极限了,可没想到留在场内的人,只剩下十余人了,除了作弊失去资格之外,拿了丙等被送走的也有数人。

“诸位可以先行回去休息,等到后天,我们会进行第三场的考试。”季雨茗对着场内剩余的人说道,随后场内所有人就都化作白光消散,接着下一批考生以同样的方式入场。

百无聊赖的休息了两天之后,李少云迎来了自己的第三试,耐试。当年李林就是在第三试失败回家的,而绝大部分想要入门玄清宗的弟子,也都是在第三试失败的,这一次玄清宗第三试的主考也不是一般人。高台之上站着的,正是负责入山门时主持考试的长老简影。

“目前参与第三试者,共六千四百人,规则如下:你们可以自行组队,以三人为限。为了方便你们组队,我们已经将来自同一地方的人分在了一个区域内,你们可以先找自己想要组队的队友。如果没有队友也可以单独进行考试。”

李少云环顾四周,果然南溪镇和周边村镇的孩子们聚集在了一块地方,好就是他想要找的队友,就在他附近。

“珩哥,兰姐,咱们一起啊!”李少云快速找到了周珩和秦兰,两人二话不说痛快的答应了,对他们来说好就是还有三个南溪镇的人没有被淘汰,坏就是除了他们三个,其他一起来的小伙伴已经全部回家了。南溪镇八个人,只剩下他们三个了。

“珩哥,兰姐,你俩目前成绩如何?我是双甲!”李少云自豪的笑道,“我也是双甲!”周珩得意的摇摇头,秦兰则脸一红,吞吞吐吐道:“我智试只有乙等。”

“过了就好,真正难的是这一场,咱们一定能拿到三甲的!”李少云没想到秦兰居然差一点出了闪失,急忙安慰。

等到场内众人组团完毕,台上的简影开始讲解规则:“你们的第三试为耐试和勇试二合一,此番会一次性完成两次考试。以山门为起点,熊虎林的出口为终点,你们需要三人组队,绕过两百里玄清山,穿越二十里熊虎林。最终到达熊虎林出口者,即为通过考试。另外此次考试,不同分组之间相遇不得合作,不得互相伤害对手,一经察觉,立刻取消资格。”

“两百二十里!”李少云听完不由倒吸一口凉气,他清楚第三试应该会难,但是万万没想到居然这么难。平时虽然自己有专门练过,出去一趟走个几十里山路来回做锻炼,但如今要走两百多里,不由得心里一凉。平时自己几十里来回就已经是累的全身发软,这两百里是真的要人命啊!

“诸位!你们的名牌就是你们的求救符,一旦无法坚持,准备退出者,只需要对着名牌大喊:我要退出。就会有宗门弟子前去搭救你们,如果遭遇生命危险,也会有宗门弟子前去搭救,视为退出考试。”

“本次宗门会给你们休息用的帐篷,睡袋和食物。只不过是一次性全部交付于你们,之后不会再进行补充。”简影在台上说完,玉手轻挥,每个考试的孩子手里就多了一个白色丝质锦囊。

“此物乃是我玄清宗的乾坤袋,可以装下你们每人所需的一切,此次考试路途漫长,因此宗门还额外了其他工具给你们:柴刀一把,斧头一柄,火刀火石一副,睡袋一个,帐篷一个,铁锅一个,餐具一套,还有你们自带的全部换洗衣物和一些自用的工具。至于大家所需的食物,此次考试会足够每人两个月食用的饮水,干粮,干肉,蔬菜水果。希望大家安全通过考试。”

简影说完,下方的人群就开启了叽叽喳喳模式,李少云粗略盘算,两个月的食物,两百二十里山路,也就是说玄清宗的预期是一天三四里路。虽然是山路,不过也不大可能一天只走三四里。自己之前的练习,一天走十几里问题不大,只不过这次是山路可能到后面越走越慢是完全有可能的,看来自己老爹说,自己此去少则几天多则几个月还真不是说笑,这两百里路,真的怕是要走上一个多月才行。

“此次考试的路线,会有宗门灵符引导,因此即使迷路,也会有灵符将你们引回正途。你们不需要担心路线,只需要尽力保护好自己即可。”

工具,食物,饮水,指路,救援。玄清宗基本上是全部安排到位了,唯一的变数其实就是这些都是开始前给的,如果自己在途中不幸遗失了乾坤袋,那可能就要直接退出了。看来这样做是故意增加了难度,估计这次六千多人,到最后可能剩不下多少人了。

随着简影一声:“考试开始!”李少云三人,眼前白光一闪,再睁眼已经是在大门不远处的山路上了。

“先看看有啥东西,咱们再走。”秦兰没有急着上路,而是拿出乾坤袋一顿乱摸,有意思的是,她想要拿什么出来,锦囊似有感应,随手就能掏出来。

三人盘点了一番,确实如同简影所说,东西齐全。尤其是肉干更是丰富,居然是少见的牛肉干,握在手中香气飘散,李少云忍不住直接拿出一块啃了起来,牛肉干一共每人六十块,每块都有巴掌大小,这两个月的量,还真是一点不掺假。

三人环顾四周,一条山间小道向前延伸,两边已经是密林,而玄清宗的山门已经是远处一个小门楼了,他们已经身处山门三里之外的山里。这时一道金色灵符,从天而降停在三人眼前,灵符指路,三人只需要跟着符走就可以。

第一天平淡无奇,三人精神十足,一路上也不停歇,一直走到入夜才找了块平坦地面搭起帐篷。一夜无话,三人倒头就睡,第二天睁眼已经是接近午时了。

“想不到睡了这么久,看来山路比想象中要累啊,而且珩哥和兰姐也是差不多时间醒的,看来今天不能像昨天一样走那么多路了。”

李少云虽然不是第一个睡醒,但是三人基本上是先后醒来的,体力最好的秦兰虽然第一个醒,却也是一脸迷糊,可见昨天太过兴奋,确实走了很远的路程。而实际上,昨天一天,他们就走了十五里路。只不过进山的道路相对平坦,而且有明显的山路,他们三人有说有笑倒也没什么感觉,可是终究是十多岁的孩子,一天走了这么多路,还是累的全身发酸。

从第二天开始,三人的速度明显下降了,基本上也就是一天六七里,而到了第十天上,原来平坦的山路也开始崎岖起来,从第十天到第二十天,三人磕磕绊绊的只走了四十里。

李少云三人只用了二十天,就已经走了一百三十里,按照这个速度,只需要四十天不到就可以完成考试了。三人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久,但是总觉得自己应该走了不少,这二十天吃好喝好,倒也没啥烦恼。

等到了第二十三天,三人行路见,只听到走在最前面的周珩一声惨叫,风也似向后狂奔起来。李少云一把抱住惊魂未定的周珩,只感觉他全身发抖,嘴里念念有词,也听不清是什么?

“珩哥,你怎么啦!”李少云一边抱着周珩,一边看着他的双眼。

“哈。。啊。。”周珩双目无神,过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说:“前面有一头死猪!”

“死猪?”秦兰听完心里有了大概,带头走上前去,不多时:“过来吧,是一头被吃剩下的死野猪!”

李少云挺身挡在惊魂未定的周珩身前,也跟着秦兰走了过去,到了地方,定睛一看不由得也吓的连退数步。只见地上是一副野猪的骨架,这野猪被啃的只剩下半个脑袋,全身几乎都是白骨,皮和一些烂肉散落在地上,蛆虫和苍蝇绕着尸体乱飞,同时还有阵阵恶臭。背后的周珩实在忍不住,“哇”一声吐了出来。李少云也觉得胃里翻江倒海,只不过可能是今天吃的少,只是难受却没有吐出来。

周珩是大少爷,从小连杀猪都没见过,第一次遇上这场面,属实有点遭不住,此时他实在忍受不住,扶着一棵树在干呕。李少云倒是农家出身,见过也扛过猪骨架,稍微还有点抵抗力。只不过这场面如此凶残,李少云也是不敢再看第二眼,将身子背过去,试图平复心情。

秦兰倒是好像见怪不怪一样,居然上前检查了起来。原来秦兰家里虽然是铁匠,但是偶尔也会**去做做屠夫,毕竟她们家打的刀锋利无比,秦兰自己也是杀鸡杀鱼信手拈来。虽然没杀过猪,不过从十六岁起,秦兰就已经帮着父亲去给人杀猪,对于血肉场面早已是见多不怪。

秦兰走到野猪尸体前伏下身查探起来,野猪周遭有巨大的脚印,秦兰用手大致测量了一番,看形状应该是一只老虎。老虎在猎杀野猪之后,将野猪拖行至此,地上有长长的拖痕,应该是防别的老虎来抢食物。只不过这拖痕并不太长,野猪尸体所在地边上就是斜坡,看来这是一个老虎认为还算安全的所在。这野猪被老虎吃掉了绝大部分,看血液凝固的程度和肉腐烂的程度,大概是有十来天了。

“这附近应该有老虎,这只野猪是被老虎吃掉扔在这里的,咱们再往前走要小心了。小云子,你知不知道咱们现在大概在哪里?”

李少云此时还在平复心情,秦兰问了好几遍,才反应过来回道:“我觉得行程应该已经过半了,但是在哪我也不知道,肯定离熊虎林还有一大段距离才对。”

“从今天起,晚上我们要轮流守夜,不能让篝火灭了,附近有野兽,而且不只一只。”秦兰看看四周,走到树边扶起了啥都吐不出来的周珩。

“我们先离开这里,找个地方扎营,阿珩现在这个样子,走不了路了。”

李少云看周珩已经两腿发抖,脚步歪七扭八,急忙也走过去扶着,三人坚持着走了一阵,发现远处隐隐有一片水潭,水声越走越大,靠近一看原来是一条山间瀑布外加一个三丈见方的水潭。

“先在这休息一阵吧,小云子你看着阿珩,我去拾点柴火。”秦兰从乾坤袋掏出水囊在瀑布上接活水灌满,之后提上柴刀就朝着森林走去。

李少云扶着周珩坐下,摸出一个馒头,也灌了一袋水递给周珩。只不过周珩看着惊魂未定,仍是双目有些失神。

“好啦好啦,没事了,先吃点东西休息休息吧。”李少云把吃喝递给周珩,周珩僵硬的接过去慢慢吃了起来。